“我们是富士康官方直播招工,不是中介,点击右下角提交报名信息,岗位包括质检、维修、组装、测试……”在一在累积时间不到3个小时的两场直播中,共吸引了40万人次在线观看,微博话题“富士康启用直播招工”,引发超7500万人次关注。

在富士康科技集团商务长、集团中国大陆区域总部负责人崔志成看来,“直播带岗”是借助数字化、互联网让招贤纳才在云端触手可及,这不仅是富士康在人力资源领域的一次跨界合作,也是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深度融合发展的体现。

事实上,直播、短视频招工不只是富士康在数字化招募上的探索,也正在成为蓝领用工招聘的常态。1月26日,快手推出蓝领招聘平台“快招工”,最新数据显示一季度快招工的月活用户已突破1亿。

80后的万军是一名工业互联网项目经理,今年是他在富士康工作的第13年。在富士康的快手招工直播间里,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着在富士康10多年的路程:从一名产线作业员到线长,再转岗为工业互联网PM,从一名“单身狗”到认识自己的爱人、组建家庭,从一个怯场的小年轻到如今在公司年会上熟练表演、在直播间里放声歌唱,被网友亲切地称作“万大哥”。

回忆起2009年在富士康面试的情形,万军仍然历历在目。“十几年前的招聘主要还是线下面试,到富士康南大门的普工招募中心排队,我是中午吃完饭,十二点多到的龙华广场,广场上已经排满了人,大概有1000多号人”,万军回忆称, “我记得排到我的时候是三点多,等面试完回到家天都黑了。”好在半天的排队功夫没有白费,万军顺利入职,成为富士康制造部的一名产线作业员,开启了他在产线近十年的工作生涯。

“很多人不喜欢富士康人多,吃饭、上厕所、进车间打卡都要排队,但我已经习惯了”,万军笑着说,比起吐槽,他更喜欢跟人谈论的是在富士康的业余生活,“我从小喜欢唱歌,加入富士康之后发现这里有各类才艺表演的文工团,相声、小品、唱歌、跳舞、书法等等,总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。”在2012年的部门年终活动上,作为歌唱代表的他结识了同台表演舞蹈的一位女孩,女孩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。

“富士康给我的感觉像是一个大家庭,工作环境稳定,虽然很多十年前的同事现在已经分散在不同的部门、不同的城市,但大家还保持联系,相互交流一下工作、生活中顺不顺心”,万军称,2018年,在富士康组建工业互联网的背景下,万军从产线作业员转岗成为一名项目经理。

现在的年轻人对于制造企业并没有万军当初的工作热情,他们更关时间自不自由、有没有加班、食堂伙食如何、男女比例如何、有没有联谊活动……在直播间里为网友一一解答过上述疑问后,万军惊讶地发现实时观看人数已经破万。“以前在线下排半天的队才能进富士康,现在直播间里就能直接投递报名信息,也不用担心被骗”,万军感慨。

在今年6月份以来,富士康共组织了两场线上直播招募,首场招募由“富士康”官方账号联合快手快招工、快手粉条官方账号连线直播,以“阳光助力· 用爱招募”为主题,共释放880个岗位,助力残障人士获得稳定的发展空间和就业环境。

万军参与的第二场直播是富士康成都园区专场招募,他希望把自己的经历分享出去,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到在富士康上班的真实状态,“工作虽然辛苦,但厂里也有很多玩的,比如图书馆、游泳馆、足球场、篮球场、瑜伽室、健身房等,定期还会组织员工关爱活动、兴趣比赛。”

数据显示,富士康在快手平台的两场直播在线万人次;微博话题“富士康启用直播招工”,则引发了超7500万人次关注。

在富士康启动直播招工的同时,地方政府、高校同样在探索“直播带岗”,其中以蓝领群体的需求量最为庞大。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第二产业工厂蓝领2.18亿人,第三产业服务业蓝领为2.08亿人,整体蓝领规模达到了4.26亿。相比于白领1.8亿人、金领1240万人,蓝领的人口基数更大。而蓝领招聘的体量庞大,但线日,快手推出蓝领招聘平台“快招工”,数据显示一季度快招工的月活用户已突破1亿。

“直播招工的优势很明显,首先是招聘成本低、操作相对便捷”,富士康公关总监史祯寰向南都记者表示,以往的线下招募需要投入更多的场地、人力、物料以及沟通成本,且从疫情防控角度也不便展开。其次则是线上直播招聘跟年轻人的信息获取渠道更为匹配。据介绍,目前富士康的员工中有超过三成为95后,同时95后已成为人力资源市场的主力军。

“对应聘者而言,也更便捷更安全,在手机上进入官方直播间就能看到企业是什么样子,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岗位信息,更快速找到匹配和心仪的工作,也避免了在找工作过程中上当受骗的情况”,史祯寰称,同时对企业来说,直播可以和年轻人取得更好的互动效果,对雇主形象展示也是一个有益的渠道补充。

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、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认为,短视频平台推动的“直播带岗”成为了一种创新的招聘模式,从“面对面”到“屏对屏”,“直播带岗”可以降低搜寻成本,提高匹配效率,从而增加选择机会。这也是富士康选择在快手平台直播招工的原因。南都记者采访获悉,富士康在快手上的招募以产线技术工为主,这部分岗位也是富士康集团招聘岗位中占比相对较大的部分。

“一方面以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用户量大、比较年轻,同时平台用户的调性和我们招募的对象也比较相符”,史祯寰称,尤其是对于蓝领产业工人来说,大规模的岗位招聘采用直播是不错的尝试。

据介绍,富士康将充分运用以快手为代表的数字化平台优势,以“直播带岗”、“短视频招募”、“网络专场招募”等创新招才引才形式,在探索行业用工招聘新模式的同时,推动用工市场良性发展,为稳就业持续助力。“未来我们或许会尝试从直播间里走到园区进行直播,把车间、食堂、宿舍、球场等工作和生活的场景更直观地呈现给应聘者”,史祯寰称,直播招工将会成为富士康常态化的招聘形式。从线时代,到中介与网站招聘2.0时代,再到去中介化与直播为代表的数字化招募3.0时代,富士康期望能够成为制造业企业数字化招聘的先行示范者。

About yabovip1

administrat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Previous post 乒乓球男单世界排名:樊振东仍然断层第一马龙有望缩小差距
Next post 校园足球的理念与实现方式——王登峰在2020年全国校园足球工作视频会议上的讲话